preload
十一 20

始终记得你趴在我身边,蜷曲着身子的样子。你戴着一顶白色的绒线帽子,和你身上单薄的毛衣搭配在一起,显得很不相称。你用力捂着肚子。你说你好疼好疼。
我不能体会你的疼痛。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好没用好没用,我多想分担你的痛苦,可是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握着你的手说乖乖,我用力抱紧你,那个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疼痛可以通过皮肤传递那该多好。可是这只是个一点都不浪漫的幻想。然而我依旧希望能够以这种方式给你力量,让你好受一些。
突然想起你戴彩色的帽子的那天中午,你用力甩着帽子,直到把帽子甩到了地上。我笑着帮你拾起来,你说,帽子好大,戴不住,我想用帽子打你。你不知道你那个时候半认真半玩笑的模样有多么动人,我想把你搂进怀里用力亲吻你的头发。我当时似乎也是这样做了。
今天的阳光很好,天气预报说武汉未来将要升温,最高温度达到20°,不由得感叹武汉的气候真的很诡异。我知道现在的你正在饿着肚子,但是这次我可以体会你的感觉,因为我在陪你饿着肚子。我是不是很傻。
我希望你把不开心的事情都告诉我,让我知道我到底错在了哪里。我必须要说,你的态度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我等待你的回音。

十一 06

初中学校对面有个羊肉汤馆。卖的羊肉汤碗大汤浓肉多,才卖5元,还送一碗白米饭。我初二时这家可爱的羊肉馆换了老板,羊肉汤涨价到了10块,且不送米饭,量也没以前多了。大约就是那个时候,我经历了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全国性的粮油涨价。烧卖从5毛一个涨到6毛,臭豆腐从一元钱16块涨到一元钱12块。总之,很不愉快。

学校斜对面有一条小吃街,小吃街街头有一排店铺,店铺的最后一间真的是多灾多难,因为这间铺子换了N个老板,最后生意都以惨淡收场。我要说的是初二时盘下这个店铺的老板,很巧,在正对面的羊肉馆人心渐失的时候,这个羊肉馆的开张让我们一度很开心。于是我几乎天天中午都去光顾这家店。他们的羊肉汤面的确很浓很好喝,但有一点,就是太贵。我体谅老板,对他说,你可以把汤搞得淡点,价钱可以便宜点,这样顾客会多些。他没听我的。忘记说他的价目表了,羊肉汤面,2元;羊肉汤小份,4元,大份,6元。这些个数字,在我们那个时候还显得很奢侈。

我和老板的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呢?这样说吧,他甚至跟我商讨他将来的经营大计。我那时刚开始学这个地方的方言,泰州话,我就用很不纯熟的泰州话跟他乱侃,也发表些我的意见。他甚至可以放心地让我来帮他看店铺,而他跑去楼上的阁楼睡觉。他的工作真的很辛苦,每天凌晨起来去进新鲜羊肉,然后用特殊的方法熬制,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

但是最后这家店终于因为风水的缘故(姑且就归咎于这个位置的风水不好吧)门可罗雀,老板只靠我们这几个熟客维持生意。羊肉汤再美味,也不能天天吃,何况我钱也不多,于是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去吃过(大概有一个月)。有一天,他把他的妻子、妈妈、儿子都接过来了,当时我正走过羊肉店铺(我当时依然没有去吃的打算),他喊住我,然后把他妈妈一直拉到我面前,兴奋地说,看,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小张,他很照顾我的生意的。那个时候我莫名其妙地产生一种非常羞愧的感觉,匆忙就走了。

大概是初二上学期末,这家店终于关张了。老板没和我道别(也许是根本没机会道别吧),从此再没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