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load
12

我写这篇日志的时候你正在视频的那一头接电话。你微微侧过身子。你戴着白色的发箍,穿着也许是浅黄色的衣服。你撅着嘴巴,右手偶尔掠过额前散落的头发。我听不见你的声音。但我知道你此刻的心情一定不好受。
然后我很生气。我很生气是因为两个原因。第一,他惹你生气了;第二,他跟你纠结到这么晚,等你放下电话都准备要睡觉了。
他爷爷的。
我开始酝酿一个疯狂的计划,与此同时我正在紧张地关注着你的情绪变动,我努力地想从你侧脸里看出点名堂来,我觉得你大概是哭了。
这个时候你似乎放下了电话,我刚想跟你说话,你就把视频关了。
他爷爷的again。
猴子前天来我家,他跟我说,他觉得自己越来越老气横秋,基本上胡子一个星期不刮就能长到半个公分长。我摸了摸自己仍然是毛茸茸的嘴唇,心里不由得有一种自豪的感觉。丫的我终于年轻一次了。哪知他顿了一下,补充说道,你不要得意,其实我想说,半年不见,你怎么变的这么老这么憔悴了。我使出一招猴子偷桃,他机敏地躲开。我说,丫的手脚挺利索,跟我南下砍人去吧。
“南下砍人”已经成了我们群体的口头禅。猴子说这是一句相当有杀气有魄力的屁话。他决定以后在警界里混不下去改行做强盗时把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开场白。天哪,为什么我认识这么多警察,而且这些警察都偏偏是些极大的渣滓,而猴子就是其中最纠结的渣滓,因为他的女人,也是个警察!这可真是个噩耗。为什么他的女人是警察这个事实是一个噩耗呢?我也不知道。
有点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于是让我来公布我的疯狂计划吧!我要南下来找你。还有,我要为了你,揍他一顿。
连我自己都笑了。我想说这不是懦弱。好吧,可是如果不是懦弱,为什么光说不做。
我突然有种感觉,我即将失去这最后的一切。我拉开窗帘向外看。月光流泻了一地的温存与美好。于是我开始幻想这样一个场景:我站在这满地的银色之下,我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