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load
22

未来的事情没有定数。这谁都知道。

人有的时候非常现实。飞飞在电话里这样跟我讲。他老娘最近在催着他找女朋友,详细到长相、家境和学历。他说自己的职业本身就是个十分现实的职业。没有变数。这样也挺好。他说自己也曾经信誓旦旦地要读研,要下海。可是现在,觉得没有什么比现实一点更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将来的事,不要想。想了也没用。将来回家乡工作,娶个说的过去的老婆,生个小子给我做干儿子,一辈子就这样过。他说将来要是哪天不高兴干这一行了,就脱下这身制服,来我开的公司给我做保安,蹭饭吃。

青春其实很小,小到只有我们的手掌大小。青春就比屁稍微值钱那么一点点。青春就是留给我们挥霍的。

我曾经很臭屁地给我们的小圈子起名为“迷惘的一代”。后来夯逼菜跟我说,“垮掉的一代”听上去才足够牛逼。我当时说,从迷惘到垮掉是一个漫长的蜕变的过程。等到我们有一天终于感觉不到迷惘的时候,或者是大彻大悟豁然开朗,或者是已经没有力气去和迷惘的情绪抗争下去从而选择了和迷惘融为一体。那个时候我们的小圈子必然会分裂,属于上面讲的第二类的人,才可以叫做“垮掉的一代”。

后来我们的小圈子里走了很多人。管管走了,他去了清华,以后也没再和我们联系。甲鱼走了,他去了南大,仍然有联系,不过我们的见面场所仅限于他家附近的网吧。波波走了,他搬去了舟山,念一所学校的英语专业,他说过要来武汉看我,可惜他没有。小小夯是最近才离开我们的,她曾经很一根筋地从厦门来武汉看我,她决定读研,决定出国。夯逼菜没考好,一所本三,后来知道发奋努力,现在做了学生会主席。剩下来的是飞飞、的哈、xavi、野比和我,我们成为了夯逼菜口中“垮掉的一代”。

野比是个女人。飞飞、xavi都喜欢过野比。野比是我妹妹。野比疯起来的时候好像天地塌陷了都不关她的事情。野比安静起来的时候,忧伤满山遍野。野比有挫折的爱情。野比说将来要嫁给我,如果我有了海景洋房并且不娶老婆。野比后来说将来要嫁给飞飞,生个儿子叫我教父,让我带他出去混黑帮。野比再后来说将来要嫁给飞飞和我两个人,因为她怕自己没人要,而我们两个又会离开她。野比最后说,我谁都不要嫁,我要一个人。她只是忘记不掉7年前的那个影子。

xavi是个男人。事实上他一开始并不是我们圈子的人,他只是和我很熟,也是凭借了我的关系,才和大家玩得多了起来。他是我们小圈子中最边缘的一个。xavi是个理想主义者。我们有时候会争论问题。我说,你太天真。而他说,你太现实。我一向不欢迎理想主义者,除非你是个女人。然而xavi单纯得跟个孩子一样,他认真的神情甚至让我不知所措。他对野比的感情,是一头热。

飞飞是个男人。他和我玩的非常好。他的父母很喜欢我。我的父母也很喜欢他。我们经常串门,然后在对方家里过夜。我们也经常出去,跟家里人谎称在对方家里过夜,然后在外面通宵。这是高中的事情。后来我们上了大学,父母也乐得放心,我们就直接省去了撒谎的步骤,彻夜不归。我们通宵通常干三件事情,一件是上网吧,一件是泡澡,一件是先上网吧然后泡澡。关于飞飞,我在以前的文章里写过很多他的事情。简而言之,我们共同度过我们的光荣岁月,我们共同走过艰难腐朽的日子,最后,我们共同告别单纯,从此进入我们的不纯真年代。他对野比的感情,也是一头热。经过我的撮合之后,很遗憾,还是一头热。

的哈是个男人。我父母在我玩的朋友当中最喜欢的哈。的哈是个一根筋。的哈很欠打。的哈高中时坐我前面。高中踢足球我们是黄金搭档,他防守固若金汤,我进攻无比犀利。的哈后来喜欢上一个叫做阿迪达的女人。的哈的感情无疾而终。事实上,这段感情一直都是的哈的意淫,根本没有开始过。的哈跟我学一个专业。的哈在西安,我幼年时待过的地方。我觉得的哈是我们当中最先“垮掉”的那一个。我们都觉得,迷惘早在高中时代就进入他的灵魂深处。的哈至今没有恋爱。

最后来说我。我是个男人。“迷惘的一代”最初是个流氓团伙,是我把大家变成了学校里的恶势力。“迷惘的一代”中的大部分人最后改邪归正,是我把大家带上了正途(当然也包括我自己)。我小时候觉得自己是挺有魅力的一小男孩。可是后来我的自信心已经被迷惘的情绪消解掉了一大半,以至于到了“垮掉”的阶段的时候,我在镜子中已经找不出我小时候的影子。野比说我的眼神很恐怖。她很不上路子地把“眼神很恐怖”这句话写到了我QQ的好友印象里。我前几天无意中照了下镜子,然后,被自己的眼神吓到了。最后,按照惯例要介绍感情。我的感情,大多短命。更确切一点,是都很短命。

2 Responses to “拯救少年时代(3)”

  1. forex account Says:

    Excellent post, what cms do you use in your blog ?

  2. anti aging product Says:

    Good work buddy , keep us postin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