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load
21

我最喜欢抽的烟是白色娇子。10块钱一包,平民烟。纯白色烟身,有橘子香味。细长,过滤嘴上有一处红点,很别致。入口有果香,味道虽淡,但是绝对能抽出烟味来。

5年之后,烟成为我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需要而不是仅仅是心理上的需要。假若只有单纯的心理需求,那就叫做“为赋新词强说愁”。年少的自己喜欢弄些小风月小惆怅小感慨出来,一方面是满足自己空虚的心灵世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装逼。

那个时候我周围都在流行玩一种叫做装逼的游戏。装得好的人被人当老大那样捧着,装得坏的人被人当做烂腿子一样羞辱。我属于装得不好也不坏的那种。其实装逼本来就是不对的,而把抽烟当做装逼的一个手段是更加不对的。

就像我常对小仆说的那样,抽烟也要讲规矩。

抽烟的规矩是这样的。去吸烟间抽烟。平时把打火机烟盒都收起来(除非你在戒烟)。抽烟的时候不要发出粗重的呼吸的声音。烟要抽到烟身和过滤嘴之间的灼热线才可以丢掉。总之,抽烟也要低调。

我和拐子通电话的时候,他跟我说,我的社会经验比你丰富。我说是的,这年头,连多抽了几包烟多打过几次架都可以称作是社会经验了,大学里面打游戏翘课都可以称作是堕落了。拐子是我的好兄弟,不过这个人有点一根筋。我把这个事情讲给飞飞听(我还是和飞飞比较有共同语言),我们都笑。然后我问飞飞在想什么,他说他在想高三的时候我们两个人教训一群高一的小孩子的事情,当时他把领头人嘴里的半支烟拽下来,然后上去就给了他一个巴掌。我说我在想我们高二的时候翻墙出学校坐三轮车去两公里外的网吧打CS,那次我们翘的数学课,数学老师是个文弱的女人,害怕我们,最后我们逃课的事情她没敢告诉班主任。

然而我们自始至终都不认为那样是堕落。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机会体味真正的堕落是什么。我们可以确认两件事,第一件:这些只是青春期的我们发泄过旺的精力的一种方式;第二件:说自己堕落的人,大多是喜爱装逼的人。

后一条理论是飞飞提出来的。我觉得非常有道理,我举双手赞成。

飞飞最后还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现在如果有个人给我一根熊猫让我在大街上边走边抽,我都不愿意。

Leave a Reply